读客文化首发过会:8成营收依赖纸质书 现金流吃紧

  “客大欺店,店大欺客”,应收高企 预付稳增,上下游共欺读课文化。  

  近期,随着创业板上市委员会2020年第23次审议会议的召开,读客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读客文化”)成为了今年过会的第200家企业(未含科创板)。

  据其招股书显示,读客文化拟发行不超过4001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10%,拟募集资金总额预计不超过2.60亿元,用于读客文化版权库建设项目。

  据《每日财报》了解,读客文化的主营业务为图书策划与发行及相关文化增值服务。其中,纸质图书业务是读客文化的核心业务,是《小王子三部曲》《岛上书店》等畅销书的出版商。

  虽然顺利过会,但其隐忧尚在。一方面读客文化有超8成营收来自纸质书,而纸质书创收创利能力正日益趋弱;另一方面销售渠道严重依赖第三方线上平台,下游应收与上游预收双向挤压,导致现金流吃紧。

  8成营收依赖纸质书,创收能力趋弱

  据其招股书显示,读客文化2017年―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2.67亿元、3.20亿元、3.9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254万元、6037万元、6187万元,二者均呈现上升趋势。

  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读客文化营收和利润双双下滑,上半年营收为1.8亿元,较上年同期1.75亿元增长2.8%,归母净利润为2089万元,较上年同期2274.86万元下降8.15%。

  自2006年成立以来,读客文化已经策划发行了多部畅销书,例如,“藏地密码”系列图书、“半小时漫画”系列图书以及《岛上书店》、《微微一笑很倾城》等图书均取得了较强的市场影响力。

  在纸质书辉煌的时代,读客文化的确经营得不错,但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纸质书的市场已渐渐失去了往日的荣光,但纸质图书业务仍占读客文化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在8成以上。

  2017年-2019年,公司纸质图书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87.71%、85.63%和83.63%。该业务2017年毛利率为49.03%,2019年下滑至39.67%,下降近10个百分点。

  受纸质图书业务毛利率下降影响,读客文化的主营业务毛利率逐年下降,报告期内分别为49.92%、47.68%、42.42%。与此同时,纸张价格和图书版税成本不断上升,这都对读客文化的纸质图书业务造成了冲击。

  《每日财报》还注意到,读客文化的主营产品利润率水平与同样冲击IPO的同行公司果麦文化相比也处于下风,数据显示,果麦文化纸质书业务2019年的毛利率为48.6%,比读客文化的39.67%高了近9个百分点。

  站在当下时点看,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数字图书也逐渐被作为优质内容的载体。目前数字技术已用于图书的策划编辑、制作印刷、市场营销等各个环节,与传统纸质图书相比,数字图书更为环保,便于携带及存储且成本更低。

  《2019年度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指出,数字阅读市场是一个正在增长的市场。该报告显示,2016―2019年,中国数字阅读产业规模分别为166.6亿元、212.7亿元、254.5亿元和288.8亿元,过去三年分别同比增长27.67%、19.65%和13.48%,整体呈稳步增长态势。

  另据Statista的统计数据,2017年和2018年全球数字阅读市场收入规模分别为125.77亿美元和132.10亿美元,并预计2023年将达到152.55亿美元。

  可见,全球数字阅读产业已具备相当规模且处于上升态势,纸质书的相当一部分会转移到数字化阅读,读客文化如果想要有一个长足的发展必然要进行适当的转型,而不是在纸质书领域死磕。

  销售依赖第三方线上平台,上下游双向挤压现金流吃紧

  从销售模式上来说,读客文化的纸质图书业务采用了三种销售模式,分别为线上代销模式、线下代销模式及买断模式。2017―2019年,来自线上代销模式的营业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年均在50%以上,是公司营收的主要来源。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读客文化的线上渠道严重依赖第三方平台,特别是当当、京东等平台,2017年至2019年,读客文化对第一大客户当当网的销售金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6.71%、27.74%和28.75%。

  证监会此前在对读客文化问询中表示:“发行人业务是否对当当存在重大依赖,当当目前经营状况是否对发行人业务的稳定性和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发行人应对主要客户发生重大不利变化的具体措施及其有效性”。

  另一方面,商业上自古就有“客大欺店,店大欺客”的传统,由于过度依赖电商平台,读客文化缺乏足够的话语权,账款被下游客户占据,应收账款的规模不断攀升。

  报告期内公司的应收账款分别为4223.80万元、6304.35万元和8418.19万元,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5.05、5.81和5.23,而同期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值分别为13.35、13.26和12.26。其应收周转率连同行一半都不到。

  《每日财报》注意到,不只是对下游客户缺乏话语权,读客文化对于上游合作方也存在同样问题。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读客文化的预付款项由4160.78万元增至11144.60万元。

  过去三年预付款项增幅分别为9.82%、17.03%和20.14%,截止到2019年末,读客文化的预付款项占到了营业收入的28.07%。另一方面,采购的大量原材料并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利用,同样拖累了公司的周转效率。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读客文化的存货账面净值分别为9546.46万元、1.28亿元以及1.18亿元,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66、1.37、1.68,而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存货周转率分别为3.01、2.68、2.57。

  由于资金长期被上下游合作方占据,读客文化的现金流也出现了一定的问题,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2017年-2019年,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69.12万、-2137.03万、3679.67万,不仅远低于同期净利润,而且2018年还大幅度流出,对于公司日常经营都会带来负面冲击。

  因此读客文化虽然成功过会,但是成长前景被质疑。上市之后,如何破局,成为公司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