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信信托急引战投破兑付危局 欲68亿元出让控制权谋自救

  种种迹象表明,华信信托或许已行至“卖身”求存都难的境地。

  11月24日,银保监会官网披露,对《中国银监会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进行修订,形成《中国银保监会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下称《办法》)。

  《办法》最大亮点是强化信托公司股东的要求:一是强化非金融企业入股信托公司资质要求,对拟成为信托公司控股股东的非金融企业,在权益性投资余额比例、盈利能力、净资产比例等方面提出更严格的准入标准;二是强化股东入股资金来源审查要求,严格要求自有资金出资。

  25日,粤财信托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办法》已酝酿一段时间,主要目的是希望信托公司在引入新股东、转型的时候要谨慎,要引入有利于信托公司回归本源的股东,而不是借道搞融资的“野心家”。

  这对于包括华信信托在内,急于引入战投求流动性的信托公司而言,无疑有直接的影响。

  19日晚间,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信信托”)再次发布延期兑付公告。公告指出,信托底层资产的清收处置时间和金额存在不确定性,引进战略投资者、转让公司持有的金融资产等,涉及金融监管部门审批,综合考虑自相关信托产品到期日起,延期八个月兑付。

  “兑付延期本质上属于产品违约了。首先要看双方协议是否有约定。如果没有约定,原则上双方商议。”11月23日,万商天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烽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从9月24日至今的2个月内,华信信托共发布17次产品延期公告,涉及华冠、华悦系列的27只产品延期;在兑付4个信托计划之后,还有23只产品尚处于延期状态。

  11月17日晚间,华信信托在官网和微信公众号上贴出一则关于征集战略投资者的公告。

  公告称,华信信托现面向全国征集战略投资者,拟引入单一或多家战略投资者,引入资金34亿-68亿元,注册资本增至100亿-134亿元,并附加了相应的其他要求。

  18日,华信信托进一步透露,若此次单一战投最高注资68亿元,持有股份超50%,便可成为华信信托控股股东。

  23日,中融信托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今年5月的《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对信托牌照价值有一定冲击,“但如果资产质地优良,仍然可以引进战投。能第一时间引战投,而不是处理资产,看来他们还是很有信心。乐观一点,就像原来的中江信托一样,战投进入,稳妥处理负责兜底。最坏的处理结果就是清算项目底层资产”。

  令人感到诡异的是,11月19日发布的华信信托延期兑付公告目前已删除。

  底层资产高度集中投资和地产

  华信信托前身为1981年中国工商银行(行情601398,诊股)大连市信托投资公司,是辽宁省唯一一家信托公司。

  从2006年至2016年十年间,华信信托完成6次增资,注册资本增至66亿元。截至2020年6月末,其净资产为119亿元,管理信托规模492亿元。

  9月24日,华信信托发布了首个延期公告,涉及华信・华冠325号、华信・华悦18号集合资金信托,声称延长30个工作日兑付本金及收益,延期期间按原合同约定预期收益率计付收益。

  用益信托网的数据显示,华信信托违约产品中最新的是“华冠336号”和“华悦47号,“华冠”和“华悦”系列产品成立时间最晚的分别是“华冠368号”和“华悦55号”。

  据华信信托相关公告,为了让相关延期信托产品如期或提前兑付,华信信托正在多方面发力,包括清收处置信托底层资产;转让公司持有的金融资产;引进战略投资者。

  截至发稿前,华信信托方面并没有披露清收处置信托底层资产的进度。华信信托一直对外强调,“我公司发行和管理的全部集合资金信托,全部运用至底层运用企业,包含40家融资企业,抵质押物主要分布于大连、沈阳、北京、上海4座城市。我公司相关信托计划的权益合计约238亿。”

  华信信托暂未公布具体是哪些融资企业违约,并导致相关信托产品延期兑付。

  时代周报据天眼查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以华信信托作为质权人并处于“有效”状态的股权出质企业有36家。

  根据主业划分有15家投资企业,10家房地产企业,3家农牧渔养殖企业、3家数控机械企业、2家商业卖场企业、2家贸易企业和1家药品企业。

  在这15家主营投资的企业中,跟华信信托有股权关联的有2家公司,包括沈阳品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沈阳品成”)和公司名看起来为实业公司,实则经营“项目投资”的西藏海涵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西藏海涵”)。其中,西藏海涵在华信信托和华信汇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信汇通”)分别占股4.48%、11.59%,实际上为华信信托股东之一。

  华信信托2019年财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华信信托股东总数20家,持有公司10%以上股份的股东分别为华信汇通、北京万联同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万联同创”)和沈阳品成,分别持股25.91%、19.9%和15.42%。其中,华信汇通间接持有万联同创100%股权,总共持有华信信托45.81%的股权,为实控人。

  11月23日,广州一位信托分析师表示,如果信托产品的底层资产大部分是融资企业的股权出质,会存在较大风险。原因在于:其一,股权价值产生波动的市场风险,尤其是对上市公司而言,当股价下跌时,股东没有办法追加质押股票,此时风险较大;其二,出质人存在信用缺失下的道德风险,股权质押可能导致出质公司股东圈钱,甚至出现掏空公司的现象。

  其次是在房地产行业,与华信信托有股权质押关系也有10家企业,与华信信托的信托资产行业配比呈正相关。

  财报显示,2019年华信信托的信托资产在房地产、金融机构、实业、基础产业的占比分别为29.68%、24.6%、14.67%、14.42%。其中,房地产行业的信托资产比重最高,达到182.8亿元。

  22日,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小房企热衷找信托公司融钱,主要还是因为信托的资金用途管控会少一点,发行相对容易,而发行公司债以及其他债券,资金管控基本上都比较严格。”

  对于这些中小房企与华信信托之间目前存在的融资债务问题,严跃进表示,中小房企质押给信托的资产质量和流动性,与房企的相关开发项目是关联的。事实上,中小房企的楼盘项目如果在市场上没有相对优势,风险就可能会传导给信托机构。

  针对股权质押类信托产品,用益信托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喻智表示,“大概在2017年之前,股权质押类信托产品很常见,之后一段时间因为经济下行加上股市暴跌,风险暴露的情况很严重。信托公司之后,在股权质押方面的产品就少了很多。”

  自持金融资产难扭转乾坤

  近年,华信信托业绩持续下滑。据百瑞信托对国内56家信托公司在银行间市场披露的未经审计2020年半年度财报数据统计,2020年上半年华信信托以-5.55亿元净利润位居倒数第二位。

  在此次处理兑付危机的过程中,华信信托也提及转让其持有的金融资产,不过并未引起多大反响。

  11月23日,广东一位信托行业资深人士表示,转让信托公司自持金融资产存在合规性问题,不过目前来看,信托公司变现自持金融资产解决信托资产流动性问题还有操作空间。

  目前,监管要求与信托公司的业务操作之间尚留有余地。“比如,监管说过自己管理的多个信托计划之间不能交易。但是又可以用受让融资方债权的方式去解决。”上述信托行业资深人士补充道。

  财报显示,在自营资产经营方面,截至2019年期末,华信信托的长期股权投资期末数为26.5亿元,自营股票投资期末数为31.1亿元。

  该信托行业资深人士进一步表示,“股票虽然流动性高,但是量太大着急着减持一定会砸盘,只能技术型的缓慢推出或者大宗交易。股权不存在公允定价,也就是说26亿元长期股权投资存在不确定性,成交价有缩水可能。”

  “因为刚兑不合规,走诉讼的时间更漫长,只能等清算。中间还可能牵扯其他优先债权人,最后信托公司自证勤勉尽责,这样一来的话就只有分配处理后的信托资产了。”上述信托业内资深人士还分析说,“然而,26亿元长期股权投资,31亿元的自营股票是自有资产,和信托资产和产品没有直接关系。”

  引战投才是王道

  底层资产流动性出现问题,自有资产鞭长莫及。

  对于华信信托选择的纾困路径,用益信托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喻智表示,因为信托公司本身想通过负债的手段获取流动资金是受限的。除了增资、转让资产等形式,还可以向信保基金申请短期流动资金。

  《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信托公司不得开展除同业拆入业务之外的其他负债业务,且同业拆入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20%。”

  “更重要的是,同业拆借最长时间只有7天。”喻智表示。

  上述路径远水难解近渴。目前,华信信托只有积极引进战投以解决其资产流动性问题。

  华信信托对于引入战投,早有筹划。据《大连日报》9月报道,有10余家企业先后向华信信托抛出了橄榄枝,表示了强烈的投资意向,多家企业已进行了尽职调查,其中不乏全国优秀的企业集团,也有大中型企业组成的联合体。华信信托还与其中一家实力雄厚的大型企业集团签订了增资协议。

  有业内人称,因涉及控股权问题,华信信托的相关增资一直没有最后完成。此次华信信托突破常规,出让控股权或可招得“如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