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服装产业链正在“乾坤大挪移”

  近些年,全球纺织服装贸易流向悄然发生变化,中国作为最大的纺织品出口国和服装出口国,在产业链中占据着重要的一环。因国际关系的变动,以及越南、孟加拉、印度等国纺织服装产业链的崛起,国际纺织服装贸易出现转移的现象,中国纺织品及服装出口份额在部分地区被挤占,开始下滑。本文选取中国、欧盟、美国和日本作为研究目标,分析10年间中国纺织品及服装出口的变化以及欧盟、美国、日本进口的变化。欧盟、美国、日本是中国最大的纺织品及服装出口地,同时也是全球纺织服装贸易中举足轻重的环节,选取它们作为研究对象能够更直观地展现全球纺织服装产业链变化趋势。

  中国纺织品、服装出口

  纺织品出口:欧盟、美国和越南占主要份额,越南占比在10年间增长明显

  2019年,中国纺织品的主要出口地为欧盟、美国、越南、孟加拉国、日本、中国香港和印度尼西亚,其中,中国对欧盟、美国和越南的纺织品出口占比均在10%以上,分别为11%、10.4%和10.2%,孟加拉国占比为5.4%,日本占比为3.8%,中国香港占比为3.6%,印度尼西亚占比为3.5%。中国对美国的纺织品出口金额在2019年同比下滑9%,对孟加拉国出口金额也同比下滑4.6%,而越南方面则同比增加4%。

  纺织服装产业链正在“乾坤大挪移”

  表为2009年和2019年中国纺织品主要出口分布(单位:万美元)

  通过对2009年与2019年的数据进行对比,可以发现中国对欧盟、美国的纺织品出口占比在10年间变化不大,对中国香港的纺织品出口占比下滑明显,减幅为8%,而对越南的出口占比在10年间增长了6.5%,从2009年的3.7%增长到2019年的10.2%。

  服装出口:对欧盟、日本服装出口份额在10年间显著下滑

  2019年,中国服装的主要出口地为欧盟、美国和日本,这三者的占比分别为22.4%、21.6%和10%。2019年,中国服装出口金额同比下滑4%,中国对欧盟、美国和日本的服装出口金额均同比下滑,其中美国下滑幅度最大。

  纺织服装产业链正在“乾坤大挪移”

  表为2009年和2019年中国服装主要出口分布(单位:万美元)

  通过对2009年与2019年的数据进行对比,可以发现中国服装出口金额较10年前增加41.6%,除美国外,中国对欧盟和日本的服装出口金额均下滑,占比方面也出现明显下滑。

  美国纺织品、服装进口

  2019年,美国纺织品服装进口总额为1112亿美元,其中服装进口金额为838亿美元,纺织品进口金额为274亿美元,两者比例为3:1。

  纺织品进口:中国份额最大但10年来占比变化不大,印度占比缓慢提升

  纺织服装产业链正在“乾坤大挪移”

  图为美国纺织品进口金额十年间变化(单位:亿美元)

  根据美国纺织品与服装办公室(OXTEA)统计的历史数据,从2009年至2019年的10年间,美国纺织品进口额整体呈现增长的趋势,除了2016年及2019年纺织品进口额同比下降外,其他年份均是逐年增长的。2019年,美国纺织品进口额较2009年增长53%。

  从纺织品进口市场来看,主要的进口来源国为中国,2019年的占比为42%,其次是印度,占比为14.6%,欧盟占比8.5%排名第三。其中,中国从2009年起就是美国最大的纺织品进口来源国,这10年间,美国自中国进口的纺织品金额与自全球进口的纺织品金额走势基本一致,自中国进口的纺织品金额占比基本维持在40%―50%。2019年,占比同比下滑4.9%,究其原因与中美贸易摩擦有关。美国纺织品第二进口来源国印度在10年前的占比仅为9.2%,低于欧盟,但10年间美国自印度的纺织品进口金额逐年增长,占比也呈趋势增加;欧盟虽然在2009年占比为14%,仅次于中国,但是2011年占比同比下滑6%,此后基本维持在7.5%―8.5%。

  服装进口:越南异军突起挤占中国出口的份额

  美国服装进口金额在10年间也整体呈增长趋势,2019年,美国服装进口额为838亿美元,较2009年的631亿美元增长32.8%。

  纺织服装产业链正在“乾坤大挪移”

  图为美国服装进口金额10年间变化(单位:亿美元)

  从服装进口来源国看,占比排名前5的国家分别是中国、越南、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和印度,2019年美国对这几个国家的服装进口金额占比分别为29.7%、16.2%、7.1%、5.3%和4.9%。其中,中国和越南在10年间的进口金额占比呈现明显的反方向变化,美国自中国服装进口金额先增后减,2019年服装进口金额较10年前仅增长14亿美元,占比则呈现整体下滑的趋势,2019年的占比较2009年的36.6%减少6.9个百分点;而美国自越南服装进口金额逐年稳定增长,2019年服装进口金额较10年前增加85亿美元,增长1.67倍,占比方面也是逐年增长的,较10年前增加8.3个百分点。

  由此可以看出,在这10年间,越南服装产业不断壮大,产量及出口逐年提升,从某种程度来说,越南作为新兴的服装生产及出口国与中国存在竞争关系,抢占中国服装出口份额。2019年,这一情况更加明显,美国自中国服装进口金额占比同比下滑3.3%,越南同比增加1.43%,两者在2019年的增幅均是10年间最大的一年,由于美国对来自中国的纺织品服装加征关税,美国服装下游企业减少对中国服装的进口,转而增加对越南的服装进口。其他进口国方面,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和印度在10年间对美国的服装出口金额均是逐年增长的,但曲线较越南平坦许多,占比方面,只有孟加拉国整体增长,2019年较10年前增加1.75%,印度尼西亚占比先增后减,整体波动不大,印度占比10年间波动不明显。

  欧盟纺织品、服装进口

  纺织品进口:中国占比整体上涨趋势

  纺织服装产业链正在“乾坤大挪移”

  图为欧盟10年间纺织品进口额走势(单位:亿欧元)

  2019年,欧盟纺织品进口金额为281亿欧元,较2009年同比增加86%。

  从纺织品进口市场来看,主要的进口来源国为中国,2019年的占比为38%,其次是土耳其,占比为14.6%,印度占比8.2%,排名第三。从纺织品进口金额来看,中国、土耳其和印度对欧盟的纺织品出口金额在10年间均是增长的,其中中国的增幅最大为129%,土耳其次之,为71%,印度为52%。从纺织品进口金额占比来看,中国的占比整体呈现明显的上涨趋势,2019年的占比较2009年增加7个百分点,而土耳其的占比较10年前减少1.35个百分点,印度的占比整体呈缓慢下滑趋势,较10年前减少1.84个百分点。

  纺织服装产业链正在“乾坤大挪移”

  图为欧盟10年间纺织品进口金额分布(单位:%)

  服装进口:孟加拉国抢占中国对欧盟服装出口份额

  2019年,欧盟服装进口金额为880亿欧元,较2009年同比增加53%。从服装进口市场来看,2019年排名前6的来源国分别为中国、孟加拉国、土耳其、印度、柬埔寨及越南,2019年的占比分别为30.5%、20%、11.6%、5.7%、4.6%和4.2%。

  从服装进口金额来看,欧盟对中国服装的进口金额在10年间基本维持在250亿―300亿美元,2019年的进口金额较2009年变化不大;欧盟对孟加拉国服装的进口金额则呈现明显的上涨趋势,10年间增幅达到241%;欧盟对土耳其服装的进口金额在10年间缓慢增长,增幅为44%;欧盟对印度服装的进口金额在10年间基本维持在41亿―52亿欧元,增幅为21%;柬埔寨和越南对欧盟的服装出口金额在10年间整体缓慢增加,其中柬埔寨从6亿欧元增长到40亿欧元,越南从12亿欧元增长到37亿欧元。

  从服装进口金额占比来看,中国的占比整体呈现明显的下滑趋势,2019年的占比较2009年减少14个百分点;而孟加拉国的占比变化与中国的情况刚好相反,由于欧盟对孟加拉国的服装进口额在10年间快速增长,使得其占比较10年前增长11%;土耳其的占比整体变化不大;印度在2019年的占比较10年前下滑1.47%;柬埔寨和越南对欧盟的服装出口金额占比缓慢提升,分别增加3.6个百分点和2.1个百分点。

  纺织服装产业链正在“乾坤大挪移”

  图为欧盟10年间服装进口额走势(单位:亿欧元)

  日本纺织品、服装进口

  纺织品进口:中国占比最大但逐年下滑,越南逐年增加

  2019年,日本纺织品进口金额为907百万美元,较2009年同比增加55%。

  从纺织品进口市场来看,中国是日本最大的纺织品进口来源国,占比达到了54%,日本自其他国家进口的纺织品占比与中国相比差距甚大,均在10%以下。日本对中国的纺织品进口金额在10年间也呈现增长的趋势,2019年较2009年的数值同比增加31%,虽然中国纺织品对日本出口的体量很大,但是通过观察进口占比在10年间的变化,我们也能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日本对中国的纺织品进口金额占比在10年间呈现明显下滑趋势,降幅近10%,而越南的占比从2009年的2.7%增长到2019年的9.3%。、

  服装进口:中国占比十年间下滑27个百分点,越南增加11个百分点

  和纺织品进口分布类似,日本主要的服装进口来源国也是中国,占比达到56.8%,10年间,日本对中国的服装进口金额整体呈现先增后涨的趋势,2019年的数值较10年前同比下滑8%。从占比趋势来看,日本对中国服装进口额呈现出一个非常顺畅的下滑走势,2019年较2009年的占比减少27个百分点;而越南作为日本服装进口第二来源国,日本对其的服装进口金额在10年间增长了401%,占比则稳步上升,十年增幅达到11%。

  纺织服装产业链正在“乾坤大挪移”

  图为日本10年间服装进口额走势(单位:百万美元)

  纺织服装产业链正在“乾坤大挪移”

  图为日本10年间服装进口金额分布(单位:%)

  总结

  通过研究发现,全球纺织品服装贸易流向在10年间已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中国作为传统的纺服出口大国,其出口占比开始下滑,而越南、孟加拉国等新兴国家纺服出口占比出现明显增长。

  服装方面,中国的主要出口地为欧盟、美国和日本,其中2019年中国对欧盟和日本的服装出口金额和占比较10年前明显下滑,对美国的服装出口金额和占比较10年前增长。分国家来看,美国方面,其对中国服装的进口占比在10年间下滑了6.9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其对越南服装的进口占比增长了8.3个百分点;欧盟方面,其对中国服装的进口占比在10年间下滑了14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其对孟加拉国服装的进口占比增长了11%;日本方面,其对中国服装的进口占比在10年间下滑了27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其对越南服装的进口占比增长了11个百分点。由此可见,越南、孟加拉国等国服装生产及出口产业在10年间逐渐壮大,与传统服装出口大国中国形成竞争,挤占出口市场,服装产业链发生着转移。

  纺织品方面,中国的主要出口地为欧盟、美国和越南,欧美的份额较10年前基本持平,但是越南的占比较10年前有明显增长。分国家来看,中国在美国纺织品进口占最大份额,为42%,进口金额在10年间整体增长,但占比变化不大,第二进口来源国印度的占比则缓慢提升,不排除未来中国的份额被其他兴起的纺织品出口地抢占;中国在欧盟的纺织品进口也占据最大的份额,为38%,进口金额和占比在10年间均呈上涨趋势,欧盟方面目前没有看到有其他国家挤占中国对其的纺织品出口份额;越南对中国的纺织品进口在10年间发生明显增长,这是因为近些年越南服装生产及出口产业逐渐扩大,但是其纺织品产业链不够完善,还需要靠进口来满足。